2014“论坛夏季专题研讨会”及其意义
2014-02-27 19:53:02   来源:   评论:0 点击:



              
今夏论坛专题研讨会的意义


      至于上述B和C类的符号学相关性研究,具有更大的探索性和理论创发性,它们属于“中国符号学”领域内的艰难领域,但也更广泛深入地相关于中国人文科学现代化革新的方向性问题。另一方面,这两大片参与者的本学科专业化要求也更高。它们不会属于符号学界的“主流”,却与“中国人文科学界”的主流密切相关。所以,A,B,C三大片的任务和条件要求是不一样的。各自对于“符号学资源”以及其他“理论资源”的需求也是非常不一样的。彼此不可随意等同划一,以为都属于一个共同的“符号学界”。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一回事。大多数符号学学者们不必关注B、C,而只需关注应用符号学或部门符号学,但也应该理解B、C两类活动自有其自身重要的学术使命。我们不必肤浅地辩论什么“谁是符号学正统”这样的“国际笑话类”问题!(事实上,那些自以为是符号学正统的,恰恰是知识见闻最偏狭的,最具有地区性偏见的。其真正的“根据”不过是某地区、方面的“影响力或知名度”的大小强弱而已)。“中国人文科学”是一个最广括的学术范畴,“中国符号学”只是其中进行各种与符号学资源相关的学术理论部分。而我们还需认识到今日所谓“国际符号学”的内容之庞杂,其中的良莠不齐,实难予概述。所以我多年来都在强调应该区分“符号学职场”和“符号学理念”这两个不同的范畴,国内外均如此。二者绝对不可混同,尽管二者之间在材料上存在着大量相互叠合之处。无论国内外,“为符号学正名”,都属于当前重要的人文理论革新观努力之必要步骤!因为无论国内外始终存在着两大“符号学世界”:甲)作为文化市场产业化运营新工具(新技术,新方法,新包装)的符号学,和乙)作为人文科学理论认识论方法论革新新工具的(跨学科、跨文化、跨古今、跨范畴的理论化创新方向的)符号学。
 
     【引申:今天之所以要比西方学界更认真地看待符号学的方向问题,这当然是和中国人文学界的现状有关。不久前看“锵锵三人行”中关于“澳门赌博”的话题,来宾严歌苓的文学观察值得我们关注:为什么在中国社会文化界,什么新东西一出来就被“庸俗化”?在社会文化界的“求新”大众心理可以被马上庸俗化,那么人文学界呢?岂非完全一样?(试问:有几个大腕敢说“不一样”!敢说我们这里是“净土”?)本来新学术被庸俗化就算了,人人如此,我们何必硬要清高?我们的关切却关系于另一种同样存在的传统读书人心理:毕竟中华文明圈内的一些“读书种子”仍要本其民族精神传统,在一全球化的唯物质主义时代,择善固执地硬要关心人类精神文明的发展问题,为此我们正需要借鉴各种各样的新知新学新理。因此,我们必然要关心于如何不使我们“辛苦经营”了35年的符号学被加以“市场化-庸俗化”;特别是当今日我们正处在“大众文化形态”席卷全球的文化商业化-娱乐化大潮的新世纪时!当这个大众商业化文化潮流也侵入中国人文科学世界内时,我们该怎么办呢?我们当然没有办法抵制此一庞大文化潮流的存在,但是我们仍然存有力量来与其进行切割,正如今日数理化高端科学事业有办法不受工程商业化潮流侵袭一样。而前述严歌苓所说的“文化庸俗化”对于中国人文科学发展的最适切启示是:全国不论贫富一体追求“名包时髦”的实质动机表现为一种“集体性的求名欲望”,而当学人不分青红皂白地去追求任何提升知名度的途径时,我们的符号学事业要不跟着“沦陷”才叫怪呢!而就世界人文学术界而言,这个“庸俗化现象”还须划分为低与高两档。至于低档的学术庸俗化我们都知道,可不必谈,但未必清楚什么是“高档的学术庸俗化”,后者正是我们呼吁学界不可盲目崇洋媚外的重要原因。而我们这些以参与中华文明人文学术发展事业自期的人却正需要关注世界高档学术庸俗化现象,我们既要从其学习有用的“技术性知识”,又须参与对其批评性革新的时代任务。这一高低两档“学术名包现象”,才是中国人文学者所需面对的最艰难的时代“名利诱惑”和“精神挑战”,尽管我们不得不在几乎前后无援的条件下勇于面对此一时代性的精神文化困境。
 
       还需再补充一点:上述这个文化商品的“市场化知名度”是可以人为设计制造出来的。六七十年代法国电影学家对于商业化电影的集体批判(带动了那时的电影理论研究)指出的主要文化意识形态就是:影片价值的设计和制作是具有着复杂隐蔽的、服务于特定权势集团利益的、人为操作机制背景的,所以那时鼓吹观众不应该听受各种动人故事情节的引诱和思想方向控制。然而今天这样的课题已经失去了学术性恶和社会性的吸引力。因为今日的各种文化性商品的制作已经不需要复杂意识形态机制来加以掩饰了,具有商业化意识和技巧的文化人干脆对此可以公然承认并集体积极行动。因为:通过文化性商品追名逐利,已成天下之“共识”,今日正是人类有史以来首次集体认可“拜金主义”合理的时代!同理,在人文学界和符号学界我们也可以持同样的立场。最后的唯一有效的学术检验就是:市场化的“成功”!此成功带来的当然是人人低俗欲念中的名和利和权!这样一来,在身处个体物诱与集体共识双夹击中的人文学界内,可不被征服者几希! 】
 
       总体而言,我们目前维持的“中国符号学论坛”,意在努力为以上三大片学术在论坛活动内的“互利共处”,探索可行的方法。因此,我们的论坛的长远目标要比今日国际符号学学会的偏于职业化功利主义的目标高远得多【所以,如果只能靠对西方亦步亦趋和仅只通过消极展示“中国文物资源”以代替真正学术创新的比较文化活动,那么对此“中国符号学”所蕴含的超出西方符号学学术的深远目标,其实尚无对其进行准确认知的基本知识性条件。因为那是一个远远高出、广于“留学文化”所可能带给我们的认知条件】。有鉴于此,论坛除争取逐年组织人文科学跨学科理论会议外,还拟鼓励各成员按照自身条件和需要灵活机动地组织小规模的专题研讨会,并将研讨会成果上网交流。不久前宣告的“论坛专题研讨会”就是在论坛“年会”或“例会”外增设的小规模前沿学术实践的形式。为此我们就组织了这样一个所谓2014夏季专题研讨会系列。
 
       如何促进中华文明古今优秀精神传统与新世纪世界前沿人文理论间的有效科学对话(而不仅满足于进行各种国际学术联谊性活动),是本次论坛专题研讨会探讨的宗旨之一。此次夏季专题研讨会的诸课题均相关于古今与中外、理论与实践的、具有高异质性的人文认识论问题的探讨。其举行恰安排于索菲亚国际符号学大会之前。虽然实际上二者之间并无关系,但对于“中国符号学”理念的自我创造性形成实践来说,却具有着重要的象征性意义。因为大家关注的都应该是时代人文科学认识论的重大难点。正当现代西方人文科学理论(因“制度性的跨学科沟通不利”)陷入前进瓶颈之际,中国人文科学理论工作者正应“接棒而起”(于2012南京国际符号学大会举行之后),并在(作为“扩大跨学科”的)跨文化方向上,也就是在高端中西理论交流中(也就不是在文物资料性的、商业化实用性的、“功利主义地走向国际的”)汇通方向上,知难而上,以当仁不让地体践我中华精神文明传统于新世纪参与人文学理创新的历史使命感。
 
       本论坛专题研讨会系列,以及今年各单位、各学会举办的专业符号学学术活动,均可相当于为明年浙江大学人文学院将举办的“中国符号学论坛第三届研讨会”(将包括上述三大片中国符号学类型的分组会)进行学术思想上的准备之一。浙江大学位于浙东学术传统历史所在地杭州——伟大的“文化南宋”之故都。我们顺便在此祝愿:在基础雄厚的浙江大学人文学院筹备会的领导下,明年的论坛会议,将会显示出中国人文学术朝向新知新学新理探讨的新气象。
 
      我们的“2014论坛夏季专题研讨会系列”即为此类相关构想的一次实践,也自然希望论坛成员们今后能够自发地以论坛名义举办各种地区性、专业性的小型研讨会,并将消息自行发布于网上,以供论坛内外同仁们交流参考之需。(2014,2,15,于马年元宵节;2月17日再修订)

             

相关热词搜索:2014 论坛夏季

上一篇:索菲亚大会关于注册和签证补充通知
下一篇:关于“中国符号学论坛”之功能及未来必要调整的新反思

分享到: 收藏



陇ICP备09002697号-1 | © 06-12 符号学